2012年4月9日 星期一

心衰竭分類:紐約心臟學會心臟功能分類(NYHA)


瓣膜疾病的病友來門診,不管醫生說『要開刀』或『不開刀』都很擔心。開刀自然會怕,而不開刀又怕錯過時機。我們對『瓣膜疾病』評判要不要開刀,最基本的就是N-Y-H-A。

NYHA全名是New York Heart association classification of heart failure,或曰『紐約心臟學會心臟功能分類』。簡單的說
*** NYHA-1:心臟真的好得很,爬四層以上的樓梯喘都不喘一下,馬拉松,運動員就是這一類的。
*** NYHA-2:大部分的『你』『我』都是這類。正常走路都很好,爬三層樓梯會稍微喘一下。
*** NYHA-3:走路約20-100公尺會受到限制,走到你家附近的便利超商就得休息緩和一下。或是爬二樓就喘,住三樓上個樓梯得花3-5分鐘。
*** NYHA-4:幾乎只能坐著休息了,走去開個們,上洗手間就喘。一般病房臥床休息須掛氧氣罩的,用強心劑的,都算這一類。

所以,NYHA-1,2算是相對穩定的。相反的,如果瓣膜疾病的病友退化至NYHA-3或NYHA-4,那就得趕快開刀了。

再一次提醒,不是每一種心臟病開刀與否都靠NYHA,例如冠心症,怕的是血管忽然栓塞導致心肌梗塞。例如主動脈瘤,怕的是忽然破裂造成內出血。

相關閱讀:
可以回復的心臟擴大 - 只要找對時機和方法
開心手術後的心包膜積水

參考資料:
1. Wikipedia: NYHA

8 則留言:

  1. 我今年17歲,因先天心臟病已開過二次,因主動脈瓣膜閉鎖不全,在台大追蹤也已六年多,寒假王醫師有建議要在暑假換瓣膜,暑假去振興醫院也是相同建議,但到目前為止,我覺得並無不舒服,爬樓梯到四樓也都很正常,真是為難,不知還有何判定標準?看到您說人一生只有二次換瓣膜機會,我還小就想說能用一天是一天,不知開不開大人有抓不準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其實早在六七年前,台大漢亞東也都這麼說

      刪除
  2. 看心臟的大小,一般是追蹤心臟超音波和胸部X光,第三次手術也不是不行,一般困難度高一些,但該手術還是要手術。不然拖久了更不好。

    回覆刪除
  3. 如果沒變大前,是否可以再等呢?
    感謝您!

    回覆刪除
  4. 醫師您好,我父親今年1月因無法平躺與呼吸困難就醫(就醫前症狀已持續約1個月),發現右側肋膜有大量積水,抽1500ml後住院6天,經診斷為心衰竭(功能剩30%),醫生說已錯過開刀黃金期且我父親有HCC(去年9月發現,因父親意願等問題追蹤至今年7月為評估是否可開刀換瓣膜才做穿刺確診,後經CT判斷有擴散至肝臟附近的淋巴結),故先以藥物控制,自此約每月需回診抽積水1000ml以緩解呼吸不順的症狀;
    今年4月因相同症狀住院2週持續引流,今年7月入院時經心導管檢查確診為主動脈瓣膜的問題需置換瓣膜,但內外科醫師均不建議開刀,因考量我父親的肝臟狀況與體力←因長期服藥導致胃潰瘍與胃食道逆流等問題,再加上HCC的影響,我父親嚴重營養不良,體重也掉了約15公斤,僅45公斤左右,已瘦成皮包骨,醫師說開刀風險太高...(待續)

    回覆刪除
  5. (承上)上週我父親的狀況惡化(進食或喝水後會吐,喘的程度加劇),週四掛內科門診抽1000ml積水,週六急診後住院又抽1000ml(但兩次抽水前照的X光差不多,似乎幫助不大),週一又抽1000ml...

    但我爸仍感到極度不適,除仍然無法正常進食(連吃藥喝水都會吐,今天下午已插鼻胃管開始灌食,但仍會嘔吐)外,約每分鐘就會經歷一次呼吸不順的痛苦(心臟狂跳),日夜均無法入睡,且今天一整天皆未排尿(前幾天也尿很少),醫生說可能需要洗腎...其他還有手腳冰冷、臉色慘白、無法躺臥等狀況。

    醫生說我父親的瓣膜問題非常嚴重(但仍不認為我父親的情況適合開刀),我想與其看他這樣痛苦,是否應賭一賭開刀成功的機率?

    想請教您,我父親的狀況可以開刀嗎?不開刀這樣下去是否時日無多?他已經痛苦到想自我了結,如果換瓣膜還是有改善的希望,我會想要嘗試看看,抱歉寫了這麼長,再麻煩醫師提供建議了,非常感謝!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『HCC + 主動脈瓣逆流,心衰竭』
      如果可以,請準備他的心臟超音波資料,肝腎功能指數,電腦斷層和胸部X光,家屬到我門診(週二,週三,週四均有),我看看能不能幫上忙.
      他的不舒服似乎是心臟病和肝臟病都有,唯不知是否能承受開心手術.小便減少了,表示情況變嚴重中,可能要快.

      刪除